'); })();
    editor

    宗教門戶網:如果孔子在世-他對今天發生的事會怎么看?_孔子-論語-的人-去掉-讓人

    分類欄目:其他宗教

    條評論

    如果孔子在世,他對今天發生的事會怎么看,如何說?“這幾天心里頗不寧靜。”不是純心要照抄朱自清先生的散文名篇《荷塘月色》,而是覺得這句話恰好可以極

    如果孔子在世,他對今天發生的事會怎么看,如何說?

    “這幾天心里頗不寧靜。”不是純心要照抄朱自清先生的散文名篇《荷塘月色》,而是覺得這句話恰好可以極為準確地表達我這幾天的心情。

    不僅僅是因為天氣原因,讓人氣悶;也因為人事的原因,讓人氣悶。前一篇公眾號文章《那啥與教育》,雖然歷盡曲折,好不容易發出了,但最終還是被河蟹這種怪物吃掉了。還好,用“若無假教育”作為關鍵詞,在搜狐等網站還能看到,標注了出自“水寒說語文”的就是那一篇文章。

    既然現實如此讓人氣悶,不得說話。那就學一學魯迅先生,回到故紙堆中去看看吧。又翻開我最喜歡的《論語》,看到這么幾句“子曰”的話,有所感,于是做一點學習筆記,不揣鄙陋,分享給大家。

    一、康子饋藥,拜而受之。曰:“丘未達,不敢嘗。”——《論語·鄉黨第十》

    魯國的權臣季康子贈送了一些藥給孔子,孔子在表示了一番謝意之后接受了。但是,孔子接著補充了一句話,“丘未達,不敢嘗”,這話是什么意思呢?孔子是說我對您送的這個藥物的藥性不了解,所以我不敢吃。”

    孔子那個時代,醫學應該還不很發達。估計日常所用的藥物可能并不多,所以在“未達”,也就是個人不了解藥性的情況下,不敢嘗,也是挺正常的一種選擇。如果換做今天,要想一個人對每一種藥物都有所了解,那簡直是絕無可能,但在“未達”的情況下,那“嘗”還是“不嘗”呢?這確實會成為一個讓人糾結的問題。

    當然,孔子的“未達,不敢嘗”,也可能只是一個借口,他對季康子從心里討厭,所以不愿意吃他送來的藥。雖然春秋時期在孔子眼中是禮崩樂壞的時代,但是作為魯國權臣的季康子似乎并沒有威脅孔子說,如果你不吃我送給你的藥,你就不能怎么樣怎么樣,至少在《論語》或者其他史書中沒有見到相關的記載。

    二、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論語·顏淵第十二》

    子貢問怎樣治理國家,老師孔子對他說了三個條件:“使糧食充足,使軍備充足,讓老百姓信任執政者。”

    子貢追問:“如果萬不得已,不得不去掉其中的一項,那么在三項中會先去掉哪一項呢?”孔子回答說:“去掉軍備。”

    子貢又說:“如果萬不得已,在剩下的兩項中再去掉一項,那么這兩項中去掉哪一項呢?”孔子說:“去掉糧食。”

    如果說“去兵”,把“強兵”這件事兒都不要了,已經足夠令人吃驚的了,那這個“去食”就不是令人吃驚,而是令人震驚了。民以食為天,如果“食”都去掉了,那百姓必死無疑。為什么還要把“食”去掉呢?

    圣人的理由是:“自古以來人總是要死的,如果老百姓對統治者不信任,那么這個國家就不能存在下去了。”

    真是振聾發聵的一個結論。但換一個思路來說,對某些國家的國民而言,這是常識,對另外一個國家的國民而言,則是離經叛道。之所以覺得是離經叛道,是因為他們離“經”太遠了,離“經”太久了。

    現在很多人理解“民無信不立”是老百姓如果不守信用,如果道德淪喪,那就是經濟滑坡,甚至是國家危亡的根本原因了。或許,我們真的距離真正的經典太遠太遠了。

    三、哀公問曰:“何為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論語·為政第二》

    魯哀公問孔子:“ 怎么做才能使老百姓服從?”孔子回答說:“推舉正直的人去管理邪枉的人,老百姓就會服從,就會擁護你;推舉邪枉的人去管理正直的人,老百姓就不會服從,就不會擁護你。”

    這樣的觀點在《論語》中不止一次出現,這或許也是孔子認為使“民信之”的先決條件。在《論語·顏淵第十二》中,當樊遲問什么是“仁”時,孔子告訴他仁就是“愛人”。問什么是“智”時,孔子回答是“知人”。樊遲對關于什么是智的解釋這個回答不大明白,于是孔子就進一步解釋說,“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

    但這句話樊遲仍然不大能理解。于是,下課之后,他就問同學子夏:“我曾經問老師什么是智,老師告訴我說:‘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這話是什么意思呢?”

    子夏說:“這話說的實在太好了,意蘊實在是太豐富了!”原來子夏對歷史更為了解,他說:“舜能夠統治天下,是因為他從眾人中選擇了皋陶這個人,于是,那些不仁的人便都遠離了。商湯統治天下的時候,是因為他從眾人中選出伊尹來輔佐他,由此那些不仁的人也都遠去了。”

    什么舜舉皋陶啊,抑或是商舉伊尹啊,這些典故問問度娘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但是,有一個問題解決不了,孔子在《論語》中也沒有回答。那就是舉薦了這樣一些優秀人才,就一定沒有問題了嗎?

    讀一讀后世幾千年的歷史,那些“肉食者”在走上那個位置之前,從智商上來說,都是極聰明的人,從品格上來說,也可以說絕大多數都是好人,但為什么會走到那個位置之后,就會變得愚蠢,甚至變得邪惡呢?會發生淮南為橘,淮北為枳的變化呢?這個孔子并沒有給我們回答。

    或許,孔子在相當程度上高估了人的自我約束的能力,對人性之善的判斷代入了更多的個人成長經驗和主觀判斷,而沒有關注到社會的整體狀況,沒有關注到人的動物本性。人的動物性要靠制度來約束,才不會把惡暴露出來。這或許在相當程度上也是孔子作為圣人的局限吧。

    四、廄焚。子退朝,曰:“傷人乎?”不問馬。——《論語·鄉黨第十》 

    孔子家的馬棚失火了。孔子退朝回來,第一句問的是有沒有傷到人,而不是問有沒有傷到馬。

    這是怎樣的一種人本主義的情懷啊。如果說人本主義或者人道主義,那是給孔子戴高帽。那么,我們干脆說孔子是一個有“人味兒”的人,總歸是沒問題。但現在這個“人味兒”也是很不容易找到了。這是社會整體的退化,還是個體的退化呢?原因又是什么呢?

    讀《論語》,讀各種經典,好處在于這經典所講的道理能穿越時空,帶給我們很多思維的力量,帶給我們更多深層次的思考。

    寫到這里,不知為什么,忽然想起了魯迅先生《野草·題辭》中的一句話:“地火在地下運行,奔突;熔巖一旦噴出,將燒盡一切野草,以及喬木,于是并且無可朽腐。

    關鍵字:孔子,論語,的人,去掉,讓人
    內容標簽: 孔子 論語 的人 去掉 讓人

    如果本站的內容資源對您有所幫助
    掃碼威信公眾號
    獻給世界,你的真心,以致來世,以致未來
    獻給世界,你的真心,以致來世,以致未來

日本强伦姧人妻完整版,诱人的护士BD在线观看,日本强伦姧护士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