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editor

    宗教門戶網:怎樣學寫古詩詞——詩料_平聲-都是-駢文-對仗-啟蒙

    分類欄目:人間透視

    條評論

    前輩詩人李汝倫先生有一次曾對我說,教人作詩,應該從《聲律啟蒙》《龍文鞭影》這些傳統所謂的蒙學書開始。怹講這話是十多年前,當時我對怹的說法并沒有十分真切的體悟

    20181102_011

      前輩詩人李汝倫先生有一次曾對我說,教人作詩,應該從《聲律啟蒙》《龍文鞭影》這些傳統所謂的蒙學書開始。怹講這話是十多年前,當時我對怹的說法并沒有十分真切的體悟。但教了十多年詩,現在再回頭看,不得不佩服李老的卓識。

      要做出一頓可口的飯菜,廚子的烹飪水平固然重要,然而更重要的也往往會被顧客忽視的,是先得有好的食材。學作詩詞,各種寫作技巧固然必不可少,卻必須先要有詩料,它們就是你所掌握的詞匯。每一個詩人都有自己的詞庫,詞庫是龐巨寬綽還是狹小逼仄,是偏于典雅還是流于俚俗,決定了作出來的詩詞是淵雅典重,還是淺俗無聊。常見初學詩詞者,小心翼翼地“湊出”符合聲律要求的句子,但這些句子普遍缺乏詩的神采,語言欠錘練,句子顯呆板,不生動,無張力。甚至有少數人寫的,即使按照口語的標準來說,也是完全不通的句子。這些不通的句子,完全是由于詞匯量匱乏,為了就合聲律,只好生造出完全不通的詞語所致。

      不是所有的詞語都能當詩料,原則上只有美的、典雅的詞匯,才能成為詩料。更細致一點說,甚至有不少詞匯,用在詩里就合適,用在詞里卻顯得重了、濁了。我們有時會說某位作家是“以詩為詞”,就是因為他不懂得詩與詞在“用料”上的不同,拿詩的詞匯來填詞。這就像是川菜師傅來做大煮干絲,順手就往里面加了花椒辣子,總也做不出淮揚菜的鮮甜。中國詩歌史上有個非常有趣的現象,“豬”字是不入詩詞的。乾隆皇帝寫了一句“夕陽芳草見游豬”,毫無美感,成為文人的笑談。(《木蘭辭》里有“磨刀霍霍向豬羊”,那是因為《木蘭辭》是北朝民歌,不是詩的主流。)生活中大多數的新詞,尤其是帶有一定時代色彩的政治化的詞匯,都是不宜入詩的。像譚嗣同寫過“綱倫慘以喀私德,法令盛于巴力門”,喀私德是英文caste的音譯,也就是印度的種姓,巴力門則是英文parliament(議會),這兩個詞在清末都曾盛行一時,但請問這樣寫出來的是詩嗎?

      漢語是以雙音節詞為主的語言,無論寫詩作文都要注意,凡是雙音節的詞,也就是兩個字組成的詞,都不許生造,都必須符合語言習慣。什么叫符合語言習慣呢?這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這個詞前人用過,而且已經被廣泛接受;另一種是前人沒有用過,是你的獨特創造,但你的創造符合漢語構詞的習慣,容易為人所接受。后一種,文學史上叫“自鑄偉詞”,它是形容屈原這樣的頂級大作家的,初學者與其想著一下筆就能與屈原方駕齊驅,不如現實一點,先積累好詩料吧。事實上,如果不是廣積詩料,洞悉了漢語構詞的秘密,也不可能“自鑄偉詞”。

      接受傳統教育的老輩學人,哪怕是以詩為馀事,一出手就是可讀可誦的典雅之作。他們是通過背誦《聲律啟蒙》《龍文鞭影》這一類蒙學書籍而積累了基本的詞匯量,有了自己作詩作文的小庫房。再經由大量的閱讀,涵泳于經史,游弋乎子集,而讓詞匯的庫房無限擴充。今天的詩詞愛好者,要想不寫成只是在聲律上符合詩詞要求的口水詩詞,就得從《聲律啟蒙》開始,建起自己的詞匯小庫房。

      從背誦《聲律啟蒙》而開始學詩,有多重好處。

      首先,我們平時寫得最多的對聲律要求最嚴格的近體詩,只能押三十個平聲韻。這三十個平聲韻是上平聲的一東二冬三江四支五微六魚七虞八齊九佳十灰十一真十二文十三元十四寒十五刪;以及下平聲的一先二蕭三肴四豪五歌六麻七陽八庚九青十蒸十一尤十二侵十三覃十四鹽十五咸。韻書中因為平聲字比上聲、去聲、入聲的字都多,所以把平聲分成上平聲和下平聲,即平聲字上卷與下卷之意。科舉時代,這三十個韻部里面的字,都要熟記,如果科舉時寫的試帖詩落了韻,就會一票否決。清代的高心夔,咸豐己未科會試中式,復試因試帖詩出韻,遂列四等,罰停殿試一科。次年為庚申恩科殿試,試帖詩又出韻,又列四等,只能外放做一個知縣。他兩次出韻,皆在上平聲的十三元韻中。這是因為十三元韻里的字可分兩組,一組是現實語音中接近上平聲十四寒韻的“言園源喧原軒翻繁元垣猿煩暄冤……”等字,要是和十四寒韻中的“寒看安難歡殘寬端官闌盤冠干丹餐蘭竿欄鸞鞍酸團瀾彈壇巒湍玕灘肝桓蟠丸……”等字押韻,就出韻了;另一組是現實語音中接近上平聲十一真十二文的“門存昏村魂尊根孫痕恩溫樽坤吞奔盆……”等字,如果你與真韻的“人春塵新身真神親臣鄰貧津頻民巾辰輪賓濱珍陳秦鱗倫因仁辛淪晨……”等字押韻,或者和文韻的“云君聞文分群軍紛勤曛勛氛裙焚紋醺欣……”等字押韻,那也是出韻沒商量。名士王闿運曾贈詩高心夔諷刺他:“平生兩四等,該死十三元。”乃是清代非常有名的掌故。

      如何熟記這三十個平聲韻呢?《聲律啟蒙》正是依照平聲字三十韻而寫成的。它的每一章,都是押一個韻目中的字。用三節易于記誦的文字,完成一個韻。如上平聲一東韻的第一節:“云對雨,雪對風。晚照對晴空。來鴻對去燕,宿鳥對鳴蟲。三尺劍,六鈞弓。嶺北對江東。人間清暑殿,天上廣寒宮。兩岸曉煙楊柳綠,一園春雨杏花紅。兩鬢風霜,途次早行之客;一蓑煙雨,溪邊晚釣之翁。”韻腳“風空蟲弓東宮紅翁”,就都是一東韻里的韻字。

      其次,《聲律啟蒙》采取的是駢體文的體裁,都是對仗的句子,有利于培育對仗的意識。我們知道近體詩當中的律詩,中間兩聯要對仗,絕句中有時也需要對仗(比如“兩個黃鸝鳴翠柳”,就是第一和第二句對仗,第三和第四句對仗。),而詞里很多地方也需要對仗,這是作詩填詞的基本功。如何學習對仗呢?就從背誦《聲律啟蒙》開始吧。比如上平聲四支韻第一節:“茶對酒,賦對詩。燕子對鶯兒。栽花對種竹,落絮對游絲。四目頡,一足夔,鴝鵒對鷺鷥。半池紅菡萏,一架白荼蘼。幾陣秋風能應候,一犁春雨甚知時。智伯恩深,國士吞變形之炭;羊公德大,邑人豎墮淚之碑。”茶和酒、賦與詩,都是同一類別的名詞,茶詩是平聲,酒賦是仄聲,所以可以對仗。燕子,仄仄,鶯兒(兒音泥),平平,又都屬于飛鳥,所以對仗。栽花對種竹,是平平對仄仄(竹是入聲字所以是仄聲),而又因為它們都是動賓結構,所以對仗。落絮對游絲,是仄仄對平平,因為它們都是偏正結構,所以對仗。“四目頡,一足夔”是仄仄仄對仄仄平(目頡一足都是入聲),在三言的句子里,最后一個字是聲調的節奏點,所以只要求最后一字平仄相對就行了。四目頡是倉頡,傳說他“四目靈光”,創造了漢字,“一足夔”是指大舜時期的樂正,舜曾稱贊他“夔一足”,有他一人就足夠了。這里是偏正結構的兩個人名短語相對。對仗要求詞性一致、結構相同,而平仄相反。多背誦《聲律啟蒙》,自然能對對仗形成語感。

      我們的語言分為口語與書面語。口語是不能入詩的,書面語包括散文和駢文,詩的語言離散文遠而離駢文近。駢文是全文基本對仗的文體,除此而外,駢文還特別重視辭藻的美麗,用典的貼切。像上文“半池紅菡萏,一架白荼蘼。幾陣秋風能應候,一犁春雨甚知時”就有著很美麗的辭藻,令人如展畫卷。而“四目頡,一足夔”和“智伯恩深,國士吞變形之炭;羊公德大,邑人豎墮淚之碑”就都是用典了。“智伯恩深”兩句,是說晉國趙襄子殺智伯,豫讓欲為主報仇,于是吞下火炭,燙啞嗓子,用生漆涂身,改變形貌,讓趙襄子認不出自己。“羊公德大”二句說的是晉代的羊祜,因鎮荊州甚得民心。死后百姓望其碑者莫不墮淚。背誦《聲律啟蒙》,可以多掌握一些美麗的辭藻,多了解一些常見的典故,這是第三個好處。

      駢文有一種很獨特的對仗方法,稱作扇面對,《聲律啟蒙》中“女子眉纖,額下現一彎新月;男兒氣壯,胸中吐萬丈長虹。”“秦嶺云橫,迢遞八千遠路;巫山雨洗,嵯峨十二危峰。”“秋雨瀟瀟,漫爛黃花都滿徑;春風裊裊,扶疏綠竹正盈窗。”……都是扇面對。它是第一句和第三句對,第二句和第四句對,如折扇的扇面。詩中很多出彩的句子,都是用駢文的扇面對壓縮而來。像“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王維)“綠垂風折筍,紅綻雨肥梅”(杜甫)這樣的句子,其實都是駢文扇面對,是“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與“綠垂,風折筍;紅綻,雨肥梅”的對仗。精熟《聲律啟蒙》,有助于讓詩的句法不再平板,而有著駢文的靈動,這是第四個好處。

    關鍵字:平聲,都是,駢文,對仗,啟蒙
    內容標簽: 平聲 都是 駢文 對仗 啟蒙

    如果本站的內容資源對您有所幫助
    掃碼威信公眾號
    獻給世界,你的真心,以致來世,以致未來
    獻給世界,你的真心,以致來世,以致未來

日本强伦姧人妻完整版,诱人的护士BD在线观看,日本强伦姧护士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