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國學網:專稿_|_當“微笑金字塔”變身無用博物館__p8這顆小星球的無限可能_p8星球-無用博物館-青年社區--長沙-星球-可持續

編輯:江靜 來源:雅昌
 
在長沙遠大城,有一座“微笑金字塔”已存在多年。2020年,五歲的P8星球以金字塔為空間載體,發起“無

jzHewI50cG0MW4O38KtqKQ1kbrVL3rgmumQPtqNK.jpg

在長沙遠大城,有一座“微笑金字塔”已存在多年。

2020年,五歲的P8星球以金字塔為空間載體,發起“無用博物館項目”,重新思考什么是浪費,將問題和挑戰轉換為藝術。12月19日下午,作為“無用博物館”首展,Digital Humanity“數字人文”P8星球線上駐留藝術家群展在這里開幕,呈現了一個“大體量”展覽。

a3e06rZeXb4xdCuaptWMAkrlTebFiRx8abJHPCYG.jpg

O6vnJZ6vquTR1jcsnAF3CDd3QTpSw8WtazvBKokR.jpg

2SVbAP345mefKXQNBGviv2eqO9kL7ZCOY9MIdpZU.jpg

5OYNAjDOTKHQYew75rcVwiPBU0vQHFccLHmI2ec1.jpg

2e87aoKKjqDjDoPZX45mHI5xvel8DtsvrOyOANBA.jpg

2i56Nw9sPQvvFwXnBYyysVijdVUBM6sUg33J8lSP.jpg

展覽現場  攝影來自攝影:鄧銀松

一個大體量的展覽:四個維度,四層空間

在4000平米的展覽空間內,分為四層呈現來自6個不同國家的11位藝術家作品。他們立足于各自文化背景的差異,通過對自身文化傳統進行反思和回應來解讀和展現對于“數字人文”的理解,作品媒介既有油畫、雕塑等傳統藝術形式,也有影像、AR等數字技術媒介。

jUpgMUwiHhpWBCl401J65khBeyPUBweQSN0MFkb6.JPG

在第一層向“格式”發起的挑戰中,Challenge Paper是在藝術家們進行線上駐留及作品分享階段由P8星球給到藝術家們的子題項目,以A4紙作為切入點,讓藝術家對現有“慣例”發起“挑戰”,跳脫出象征性符號和格式的條條框框對想象及創作可能性的限制。

沿著空間里的旋轉樓梯而上,在依序展開的2、3、4層,隨著空間中的燈光越來越暗,觀眾將經歷從視覺沖擊到冷靜思考的過程。

v3fgb5sSd7ITLknpfP1IWylLSX2fP6QBLJPx29oV.JPG

影像裝置《交叉點》中,一張獨特的面孔可以轉換成復雜的圖案。對應的是,在數字世界里,允許新的身份產生,你可以成為你任何想要成為的人,而且機會是無限的。Isha Naguiat & Mila Bubliy的目標是,讓這些畫面以一種令人不安的感覺,表現出人的特征和形態加速喪失,在這個過程中還可能帶來人性的喪失,這是數字化最大的危險。

0bg2xvxojwEA7OUytb6ACP0O3mv5lN0751oYKn3o.JPG

蔣若禹《土地日記》

CQVF5HxQh2scHsX2t3MF17pFS2J16pZaGwIXHTFy.JPG

蔣若禹《高山鋪63號》

蔣若禹兩件作品都圍繞他的自身經歷展開。

2020年4月,蔣若禹從巴黎回到昆明,被疾控中心帶到一個年初就關閉掉度假村進行隔離。這塊地有他的童年記憶,還見證了這塊土地在三十年里不斷被分割、改造的過程。14天的隔離結束后,蔣若禹以駐地的方式展開了工作,項目《土地日記》就圍繞他對這里的調研、記憶和想象展開。

在《高山鋪63號》項目中,蔣若禹以奶奶的家族為樣本,以家庭口述歷史、圖像、檔案為素材,探索中國大家庭半個世紀一來的結構變遷。項目中,形象、聲音、文本和空間被跨時空地拉攏到一起,上百個人聲交疊成不可識別的話語。藝術家希望以此引發觀眾好奇,從而適當地閱讀文本。

Q9as2HlIvBH5EI63jkJX51Dqgm8jP1t43dyUzrOR.JPG

來自Joao Villas的《一以概之》是一件巨大的噴繪印刷。這幅印刷壁畫由一張照片蝕刻版畫高清掃碼制作得來。當觀眾近距離觀看時,呈現在觀眾肉眼前是100萬個人人像剪影。而隔遠觀看時,這些人像則變為了這幅畫的一種肌理質感的組成元素。

8ygWoTDX2HEMGNFE5qrIZwPeaCYP3drfyvyaVtCJ.jpg

攝影:鄧銀松

單軌道影像《鹽水對話》由藝術家黃寶兒和王君合作完成,提出了一個問題,海是什么樣子?該系列作品的起點,是王君在調研時發現,泰晤士河的潮汐漲落和青島沿海海域時間是相反的。因此,當看到泰晤士河的水位時,王君腦中出現的是自己老家門前那片海的“即時影像”。于是,“海”的意象跨越了時間,成為了鏈接并突破了地域的感情載體。

作品中既有對歷史的思考,也有對未來的想象。

喻瑩:在有魅力的空間做一個全新的展覽

本次策展人之一喻瑩,現為P8星球MoW無用博物館線上項目的負責人。畢業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她,藝術創作多以油畫、版畫、書籍裝幀和印刷為主,作品曾在英國、加拿大、比利時等國展出。此次展覽是她首次嘗試策展人工作。

IIzLDvsWRW6axoYIrhfdRkBJX2CyO0ZNlW26Oa3W.jpg

VR展品體驗 攝影鄧銀松

喻瑩介紹,此次展覽分為四個維度:結構再造、擬實科技、信息符號和開放討論。

“前三個維度很好理解,可以一一對應到每個展品。此次參展的很多作品都使用科技手段來還原我們生活中能夠看到的場景。在這個過程中,將原有素材進行重新解構,將視覺語言轉換成符號式的存在進行傳達和塑造。放在最后的“開放討論”部分,是對前三者的總結和解讀。作為策展人,我們只是把不同觀點的人召集起來,從邏輯上進行分類后進行梳理和推進。”

展覽分為4個維度,而展廳分為4個樓層。至于要把具體哪件作品放在哪個維度,對于喻瑩來說,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過程。

“每個樓層展示作品各有側重,但是又互相關聯。從下往上,是一個從視覺沖擊到冷靜思考、再到慢慢深入的過程。從展廳設置來說,越往上,燈光越暗,也是希望觀眾從看到炫酷作品的激動心情平復下來,最后在第四層的兩個影像作品前,讓心情沉靜下來,在觀影同時仔細梳理此次觀展感受。”

為了達到這種效果,策展團隊也付出了很大努力。

“在第二層展示空間里,多為視覺沖擊很強烈的作品。為了將這種視覺效果最大化,我們配合空間高度和氛圍搭建了很大的投影,以給到觀眾最強烈的視覺沖擊。而在后面的兩層空間中,投影搭建會側重于突出作品的敘事性,讓觀眾更好地感受作品中帶有情感的信息傳遞。”

fgoAdshR7ZYxDbb7hyOBmE8hwzDG70sa3HI4VgUV.jpg

策展人之一喻瑩引導觀展

作為展覽主題,“數字人文”也是一個學術專業,在很多大學里都有開設專門課程。使用數字技術去進行人文研究,到底是將文人研究數字化,還是把數字研究人文化,這也是目前學術界正在討論的問題。目前來說,很難有個清晰的決斷。而這個項目在疫情期間展開,人們在足不出戶的時期對于科技的依賴達到了新的高度,無形中讓這個討論更加契合當下熱點。

“我們能做的就是,把大家的不同觀點融合在一起,讓更多的人去思考這個問題。面對當下環境的變化和發展,人們是該熱情擁抱,還是要保持距離?每一個參與者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這個展覽提出問題,先讓每一個藝術家去回答,然后觀眾們在觀展過程中也會得出自己的答案。”在喻瑩看來,這才是一個展覽的意義。“自己看過很多展覽。如果哪個展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定是針對某個主題引起了我的思考。通過這個展覽,我了解到一些新的信息和知識,讓我思考一些問題,從而明確自的想法和立場。這也是我從這個角度去策展的原因。 ” 

QNI81ePnDVYnXiSe5l5xX6y58Re2ZtT7WBoXzPs8.jpg

觀展現場  攝影鄧松銀

在去年接下展覽策展工作時,喻瑩剛結束了10年的海外學習、工作,回到長沙。此次展覽是她的首次策展,也是她加入p8之后的第一個工作。她對這個空間的第一印象非常驚艷:“不同于國內常見的白盒子空間,空間本身非常有魅力,跟國外那種獨立藝術空間有很多相似。盡管地點稍微偏了一點,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我們才能有這么大的一個空間去做各種跨界和嘗試。比如劉天明的創作媒介是傳統油畫,以往展出都是以展墻的方式呈現。而我們空間是沒有展墻的。其實搭建展墻也很容易,但是一旦搭建就會變成和其他地方一樣。而我希望,能讓他的作品跟這個空間本身產生對話,散發出不同魅力。這也是這個空間能夠賦予每一位藝術家能去思考和嘗試的點。所以,我們決定不做展墻。我跟藝術家表態的是,我不能保證你肯定喜歡這種方式,但是這會是一次全新的嘗試,會給作品有一個全新呈現,會給到他全新感受和氛圍。”

oGrsWK4CfBx5XR4soo3tscCKnsEXXwDwrNn2dBEb.jpg

策展人之一彭君堯引導觀展

喻瑩也希望這場展覽能得到觀眾的參與互動:“我們相信藝術和文化有其不可替代的價值,也相信青年身上的能力,所以我們打造了這個實驗藝術場域并策劃了這次展覽。同時我們也認為,觀眾到場的那一刻,展覽的意義才會開始,有關注、有思考、有碰撞,才有進步的可能,整個生態也才會有良性的發展。”

黃立亭:疫情期間的國際駐留  挑戰也好玩

P8星球聯合創始人、“數字人文”展覽總監黃立亭說,金字塔Pyramid在拉丁文中代表火的中心,希望我們的展覽能給大家的心中留下一個火的種子,可以時刻感受到在火的中心的感覺。這個展覽是p8星球今年發起的一次國際駐留計劃成果展。

這個原本在疫情之前發起的國際駐留,初衷是要做一個跨學科、跨媒介、跨材料的駐留實驗項目,探討工業科技跟自然和社會的共生關系,并對目前社會上面臨的問題進行探討。發起后遭遇疫情,項目不得不轉移到網上進行,除了時間由2個月延長至6個月,還遇到了更多的挑戰,黃立亭將這些挑戰變成了“好玩”。

w3jHmdbN79KtrXfZlIDcC3QoIjybGwj1SUZaaQem.jpg

觀展現場  攝影鄧松銀

首先,“在地創作”被取消,這成為一個機會去思考這個“在地創作”本身,它變成了一個議題供參與藝術家進行探討。“我們發起了一個挑戰,大家的創作是否能以一張A4紙完成。有一位紐約藝術家就創作了一首歌,把歌寫在紙上,然后用錄音變成了一首歌。通過這種挑戰,藝術家們用不同的角度和媒介去創作,過程非常好玩。”

其次,駐留期間的交流過程由面對面轉向線上。“不同國家的、不同語言的藝術家,住在不同的地方,卻在同一個時間上線,顯示出不同的當地時間。很意外地契合了我們這次主題‘數字人文’。我們將這個過程也記錄了下來,會變成資料儲存在金字塔里。”

urzu1qoHV2I1KV5zXCc4WgByZ85YVZim76ZccQPO.png

黃立亭(左)與駐留藝術家交流中

國際駐留項目是p8星球這兩年的重要項目之一。2019年啟動以后,一口氣辦了三次。

第一期藝術駐留以 “春曉” 為名,探討工業的崛起,在人文與工業的關系重審中反思自然;第二期藝術駐留“長沙媒體藝術駐留項目”,7位來自全球的藝術家用前沿的媒體藝術科技解構與詮釋了長沙本土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精神內核;第三期駐留主題名為“在城邊”,五位藝術家分別來自澳洲、英國、西班牙、塞爾維亞以及波蘭,駐留項目的作品都圍繞著三個主題:氣候,科技和城市空間。這三期藝術駐留項目,各自為線又相互聯結,共同探討著p8星球所在地——長沙。

S05pevqQTTMVxRYdMRfkwWanXAUPrZ52u1BFIbJN.png

“長沙媒體藝術駐留項目”展覽現場

隨著一次次項目的展開,黃立亭和她的團隊,從最初的“天真”到逐漸成熟。

“我本身是設計師出身,團隊也來自不同的專業,秉持著想要做一個實驗類型的駐留,希望能以可持續的角度來探討問題。雖然有參考過一些紐約和歐洲的駐留,但是具體怎么做也不是特別清楚。做第一次駐留項目時,我們都很天真。非常感謝第一期加入我們的藝術家,他們能受邀來到前來。我們也是在做的過程中去了解,藝術家希望得到什么反饋,如何協助推進駐留計劃。在第二期中,我們嘗試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合作,在展覽呈現部分與謝子龍影像藝術館合作,這也是我們學習的過程。到了第三期,我們逐漸成熟,自然受到了更多藝術家的申請。”

而那些參加過駐留的藝術家們,成為p8星球的全球推廣使者;而微笑金字塔作為極具象征性的存在,為這顆小星球吸粉不少。

黃立亭說,藝術駐留將會成為這個“無用博物館 Museum of Waste 項目”發展中的重要一環。

“我們決定要做越來越好的駐留。好的駐留項目有一點很重要,交流,然后交換idea。 長沙藝術偏向傳統媒介,做新銳藝術和實驗藝術比較少,給了我們放開去創造的空間。我們這邊是工業園區,可以提供不同的材料和場地,藝術家們可以挑戰一些大型的焊接和雕塑等難度系數高的創作。在未來,我希望駐留還可以吸引科學家、寫作者等多個行業的人加入,藝術駐留也需要這樣的發展。”

2U4iquW4YH6rL0AfkDTRULBSgurddmYn2exXU6os.png

用可持續提問:什么是無用?

黃立亭一直記著教授跟她說過的一句話:設計是解決問題,而藝術是提出問題。所以,做展覽也是提出問題。通過展覽,提出疑問和挑戰。

“從過去廢棄的倉庫到如今的MoW無用博物館,我們希望這個空間不是一個普通的藝術中心或者大家習慣認為的博物館的樣子,而是希望這里能成為一個資源平臺和實驗性的場域,每個人都可以針對空間內發生的事情進行交流探討,提出自己的意見或問題,并且一起思考和尋找答案。正如P8星球一直堅持的觀點,Waste No Spark,不浪費任何火花,讓每一個想法都噼啪作響。”

jQ2tBHETsU7PYGnP2SIXjoAuUqCgz5SY4KLEPB44.jpg

P8星球一直倡導可持續生活方式,專注于城市青年的文化探討,未來發展會更傾向于教育和藝術。

“可持續是我們一直在堅持和看重的。談到可持續,大家可能會覺得比較高大上。其實,最簡單的就是循環利用,減少垃圾產生。我們盡量少打印東西,用之前工業園區的廢舊材料搭建了現在門口的咖啡屋。關于什么是可持續,教科文組織沒有具體定義,但有個重要部分就是人文。人文部分包括了教育和文化,我們選擇的是藝術,用藝術表達我們對于可持續的理解,探索一種可循環的生活方式,讓大家覺得可持續也可以很sexy。做活動時,我們會盡量把可持續這個烙印打上去,比如餐具回收,購物袋回購等等,也會在商場發起舊衣物回收做捐贈。長沙做可持續的不多,我們下一步將會跟廣州、上海、北京去合作。北京有一個可持續地區,我們希望把長沙這個點點上去。”

9u5Oj1krMy7U5d9ntIsv4haWScEIxOv05VONhSzc.gif

在黃立亭看來,2020年將成為長沙藝文圈很重要的轉折點。疫情無事可做反而有時間去做更多創造,跟不同的人去做鏈接。她欣喜地發現,長沙多了很多小型的畫廊空間,開始有人在咖啡店里做展覽,12月至少有三個藝術節的活動啟動。正在籌備的青年庫也與長沙藝術發展趨勢有關。從2020年開始,無用博物館將收集所有在長沙發生的藝文活動資料,然后轉換成文獻成為館藏。

“長沙每年都會有很多藝文活動,不僅僅藝術和展覽本身,工作人員花的時間和精力,還有這群年輕人當時的熱情,都是非常值得保存的。p8星球就是做青年文化的,我們的館藏除了藝術作品之外,還需要更多這些鮮活的青年文化。目前制定的是十年計劃,我們會在2020-2030年間收集長沙的藝文活動資料,包括各種亂拍小視頻、廢棄的門票手環。”

如何定義青年?在此次展覽的籌備過程中,黃立亭和喻瑩就“青年”的定義展開了一次討論。以前以30歲以下定義青年,后來發展到50歲以下也能定義青年:“我們覺得,定義青年并不是僅僅局限于年齡。青年應該是一種態度。不管是30、40還是50,只要對待事情的態度還是能一直保持想要創新的沖動,想要去改變,想要去提出挑戰,他就是青年。”

XgPYyEbPKc4ZPeD6MRWVOMbwSnDC8YMrGS0hpnnQ.jpg

創始人黃立亭在開幕式現場致辭

pjZAbnRXkGCfnBedjb7TU6Lvl4MQcj2yTdguVtLV.jpg

喻瑩在開幕式現場致辭

做這些有意義嗎?創立之初,p8星球也遭遇很多不理解,年輕的團隊只是默默耕耘。黃立亭在對話中正式回應了這個問題:

“這座金字塔在1999年就建成了,一直作為倉庫使用。我們花了兩年時間慢慢把這里清理干凈,再整理、設計,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到底什么有用,什么無用,是很難說清的。看似無用的東西,換一種場景和環境,就會被循環利用。就像目前看來,我我們在做很多無用的事情,包括談天說地、青年庫,但是從長期來看,這是我們堅持做青年文化的一部分。這就是我們堅持的可持續生活方式。做一個商業設計很漂亮,但是交付完成以后就結束了。而可持續是一個慢慢積累的過程。”

五年時間,p8星球從一棟空無一人的實驗樓建設成一個先鋒社區,從內部藝術實驗到成為長沙的藝術空間代表,從開展小型工作坊到接待上萬名中小學生進行研學教育...

m5OeuGTw24T877gLGR8LvnvB31fZfdLPniSXbZUw.png

P8星球在海信廣場的「無用事多」概念快閃店

2021年,p8星球推出一個駐留計劃、兩個展覽。駐留計劃將與明年建黨100周年的主題有關,展覽包括一個與荷蘭公司合作推出的材料展覽和星球4S展覽。在星球4S展覽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星球是如何被重新修復。除此以外,無用博物館新成立的分支——無用事多商店,明年將推出兩個主題的展覽,繼續以主推以展覽加零售的場景式消費體驗。


關鍵字: 內容標簽:可持續,p8星球,無用博物館,青年社區,,長沙,星球,可持續可持續 p8星球 無用博物館 青年社區 長沙 星球 可持續
下一篇:第十四屆AAC藝術中國·年度影響力大獎公布:闞萱、厲檳源、張尕、《從展覽_第十四屆AAC藝術中國·年度影響力--藝術家-展覽-東南亞||上一篇:2020·嬗變之年|博物館文物數字化:緊迫中前行還是躊躇?_博物館-嬗變-布達拉宮-故宮博物院-數字化--采集-項目-工作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推薦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