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國學網:《無地有聲》謝家乒個展將在山上藝術空間開幕_謝家乒-作品-抗爭-噴漆-半山

編輯:陳耀杰 來源:雅昌發布
 
《無地有聲》藝術家:謝家乒策展人:程小山展覽主辦:山上藝術空間開幕時間:2020年12月31日16:

MTMe4YmCrCIvxQafh28NmxvkllPhZefLjvXy9Ffe.jpg

《無地有聲》

藝術家:謝家乒

策展人:程小山

展覽主辦:山上藝術空間

開幕時間:2020年12月31日16:00

展覽時間:2020年12月31日-2021年2月28日

開放時間:周二至周日10:00-18:00,逢周一閉館

門票:35元/人  1.2m以下兒童免費

展覽地點:廈門市思明區環島南路2687-45號山上藝術空間

打個比方

人這一被隨機棄置于世上作為個體的存在,獨一地被置于失聲的場所——在九月最后一天與家乒的談話中,我想到了這句話,這也成了爾后這場展覽主題的由來。

展覽前夕,我與家乒一同去了他的老家,他帶我爬上一座小山,那山原是礦區,后廢棄了。山被攔腰剖開,露出了他的內里,呈現著一種極不自然并且詭異的幾何美感。在其懷抱間,我們說的每一句話都能夠不斷地產生回響,但那卻不是山谷。當然,這是題外話了。

gKVfRuzuNYjpQ3e1bhB0Xb08tMJiBPSc7Mh2UmdB.jpg

謝家乒《白方》50x60cm 油畫膠帶噴漆 2020年

0j6bVKGZFg8xY0wFQJJwFmREF8R9ZWtmRpOlHJx3.jpg

謝家乒《紅樹林》50x50cm 油畫膠帶噴漆 2020年 

自工業革命后崛起的重工業和科技林立起了城市間的鋼筋水泥與閃耀著日光的外墻鏡面,它們將每一個體嚴實地包裹著。我們贊嘆并感恩于那些嚴肅且美妙的立方體城市,也生活在同樣美妙的白色立方體中。但當長此以往,人們的關聯在因互聯網科技變得日益緊密的同時,也愈扎根進每一個本無一物的白盒子里,被許許多多的圍墻區隔。眾多本有聲有色的個體與事物在往后大多被湮沒進大機器的轟鳴聲中,聲音就開始消亡了。

正當我們通過手勢、姿態,制造響聲和詞語傳遞觀點,我們便發出了屬于我們個體的聲音。同樣,在城市的擴張與工業產品的過量生產之前,自然也有其本擁有的聲音。每一組聲音織就了不同的場域,而這正消亡的聲音,恰恰是因為每一組聲音與其場域之間失了原本深刻的聯系。

yiMOtUgZGzVqfa8mJTiWqEy4jylfgua2cizkm0w3.jpg

謝家乒《紫城》51x61cm 油畫膠帶噴漆 2020年

CrnwK3Ta28RorV9lZ2OQDKlG2eSAZ4gQYDgFSyMf.jpg

謝家乒《五角星》30x40cm 油畫膠帶噴漆 2020年

我們回到構建這場展覽質料的提供者。作為一名創作者,家乒的創作敘事常游離于某種預期實現的邊界位置。意味著在創作結果與創作立場間可能并不強調明確的語義學概念。如此則導致了作品內部所直接或隱晦的表達、語言或去語言,都自其被確立伊始,轉化為另一些不可名狀或極易被扭曲的形象確立在他者的視界中,受他者形象化的偏見所解讀與再構建。這些都與現當下快餐文化講求的“概念簡單化”背道而馳,然而,作品中那些生活里的常見之物、熟稔之物又與其作品自身的表達產生了明顯的沖突,這或許是觀者在直覺上對其作品產生了一種“古怪”感受的緣由吧。

在這古怪的基礎上,家乒的作品還可被窺見的是其自開始創作生涯便一貫存在的旺盛爆發力與創作熱情。他以膠帶、噴漆抑或是被棄置在路邊的現成品完成他的創作,在其間包含著他個人對于過往與當下、生存與環境,對于個體生命以及群體意識的思索。至于那畫面中的古怪與粗糙,恰是原始自然與每一個體生活真實的質地。在我看來他的創作之于他個人,對于當下的現實是始終在完成一項嚴肅的抗爭,這項抗爭也完全地等同于他個人。

0tldm8kS6EB5pR6K0VK0nrokLnEVAmeBiLgB9HgK.jpg

謝家乒《Granite 2》50x60cm 油畫膠帶噴漆 2020年

CMLaTLnklQtAs9mUQpI0NvYvG26MyTQAl2jjSjdQ.jpg

?謝家乒《藍衣架》100x100cm 油畫膠帶噴漆 2020年

而當這抗爭再次回歸到他者,回歸到作品的外在面貌——一類具有明確描寫性質而又片面的語言元素,成了通常情況下家乒作品的可譯性標志,是在游離話外的一種領略和梳理的線索。玩具恐龍、膠帶與金屬衣架,這些符號成了他者直觀所見,并與他者發生關系——在當下的語境中、一片焦土之上、抑或是在大機器的嘈雜中,停留并且不間斷地碰撞。我想他所期待的其中一部分則是將他者拉回到粗糙并真實的過往中,喚醒觀者在遙遠過往的純粹喜好與純粹的慣性,讓發聲,變得更有聲。

“極端的自由將使一個人喪失作為人的身份認同”,這是家乒同我闡述的觀點。無疑他個人已了然自身渴望的是何種的自由。我將他的自由與自律認作上文我所提及的那一種抗爭性質。這種抗爭的終極在于個體與其自身的、與現實時間的交手博弈。博弈中,他已將其早期作品里所呈現出的隨機性質的揮灑內化成了當下鑿刻進每一幅作品中的“痛”感。這痛感自皮膚表面下沉、滲透進入骨骼,像是衣架的碰撞與折疊,像是那些甜膩膠帶表面閃爍的銳利光點。可能,這些疼痛以及他作品中那看似拙劣與粗魯的手法,是他對于嚴肅現實深刻思索后的產物,也是他企圖對抗那機器轟鳴所制造的一點微不足道的噪聲。但當再切實地談論這一抗爭時,這抗爭最終還指向形而下的,對于恒定且平庸的、可被預見的結局的抗爭。

rh3psnkFmO4p5BTCfbh7P17l3xYBH99HSSNnXGHp.jpg

謝家乒《Granite》100x120cm 磨砂紙 2020年

yJPriPp3hlNFUKOEysrXYFoErjlVk7E2sPwkUfvc.jpg

謝家乒《Granite》100x120cm 磨砂紙 2020年

在我看來,家乒作品中的每一束粗糙的閃光、氣泡里的呼吸、骨骼的碰撞、膠帶的纏繞包裹,都不為局促在當下,而是為了造一場浪。這浪潮原始而又真摯,沒有束縛,沒有限制,可能也沒有回響,或許就只像我剛剛打的許多個比方。

程小山 20.12.14

關于策展人

a3bMd0191Yr0c777btMduMTZd9JQJhD3waH7JTc7.jpg

程小山

程小山,1997出生于福建寧德,現居于福建福州。

參展經歷:

2019 全景監獄——OAAA Art Gallery 南京

2018 不同的此在——半山空間開幕展 福州

關于藝術家

EXkRrVmABY4M1Dx1rQEUIh2OvGwRQ3LfqJi7G8RM.jpg

謝家乒

謝家乒,出生于福建,現居福建。

參展經歷:

2020   “隱秘 窒息 —— 與隔離有關”謝家乒個展    威獅國際藝術中心,福州

2020   新概念藝術大展     榕·美術館,蘭州

2019   謝家乒 —— 同名個展 半山空間,福州

2019“東南偏南”當代新銳藝術家邀請展,威獅國際藝術中心,福州

2019   千里相會 ——藝術沙龍展,威獅國際藝術中心,福州

2019“源·對話”中日藝術作品展,日本

2019   玄之美術館“當代藝術沙龍展”,福州

2019   浮窗——園美術開館展,福州

2018   不同的此在 —— 半山空間開幕展,福州

2014   福州318創意園展映作品(歸去來兮),福州

2014 “大浪潮”兩岸青年藝術家交流展(福州融僑藝術中心),福州

2014 《啊》十二月  十二人青年藝術群體系列展,福州

2008   無風格 藝術 謝家乒個展,廈門


關鍵字: 內容標簽:山上藝術空間,謝家乒,,作品,抗爭,噴漆,半山山上藝術空間 謝家乒 作品 抗爭 噴漆 半山
下一篇:中國首家園林美術館澄元美術館在揚州陳園開館_澄元美術館-園林美術館-園林-揚州-中國-開館||上一篇:人藝俱佳:陳吉生作品展亮相現代畫院_陳吉生-副院長-畫師-美協-富陽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推薦好文